当前位置:首页 ?> 统计文化
刘红娟:和泥巴的童年


发布时间: 2018- 12- 07 23: 01 字号:[ ] 视力保护色:


童年的往事很多,摘撷一枚和泥巴的往事,与之共享。

受时代和家庭条件的限制,70后出生的我,最好的玩具便是和泥巴!

父母没有宝贝似的带过我们,似乎总有干不完的农活,只要吃饱肚子,黄土巷子就成了我们的乐园,地为床,天为被,在巷道睡觉是常有的事。

我家姐弟妹4人,我排行第二,下面还有一个弟和一个妹,其实都是大的照顾小的,常常是玩耍累了倒地就睡,这情形直到我们十多岁时父母还常提及,似乎他们总觉的亏欠我们太多,但我们却不以为然。

春夏秋三季,巷道旁边的黄土堆如小山,是从自家后墙的废旧城墙根取的土,用来填土厕和猪圈。当然黄土也是我们玩耍取之不尽的源泉,我们在黄土堆上滚上滚下,和泥泥,拌响啵,乐在其中。

在土堆里玩耍磕碰也不是什么大事,因为土是软的,只是玩成了个小土人儿。

和泥巴是每个小孩的强项,也不是什么技术活。取一些土弄成小堆,中间弄个小圆窝,从水缸里舀来水,倒入土中间,和泥揉搓,做像极了和面粉,弄成小圆饼,一面保持原型,另一面用手指戳一个小圆洞,就像小鸟的窝,口小洞大。

和泥巴是为了拌响啵听响声,弄好的泥饼拿起朝地面摔去,会发出沉闷的响声!

在不厌其烦的和泥巴和听响啵中,我们一天天长大,直到上小学、初中、中专,参加工作。

临洮是彩陶马家窖的故乡,在今年首次开放之际,我去参观了马家窑文化展览,被先民的手艺所震撼!

也许是贫穷限制了我们儿时的思维,遗憾的是我们只知听泥土沉闷的响声而忽视了泥土的再造!

现如今,老家原来宽阔的黄土巷道早就铺了水泥路, 被高耸的住户楼房挤占了不少空间,巷道变得益发狭窄,站在巷内犹如坐井观天,关于小巷和泥巴的故事只能在梦中重演!

真想再和和泥巴,过一下瘾,再听听泥土厚重的响声,随兴塑几个小陶人或小陶猪,和童年再来一次邂逅,来满足我对童年的憧憬和回想!


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 (供稿:临洮县统计局)




责任编辑: 市统计局管理员 ??????
分享到:
[ 打印本页??|??关闭窗口??]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